小说

尽情阅读


我的八年性情史4作者AmAzing


字数:13100
前文:


那时候我大学毕业刚刚迈入社会,在一家外企上班,我刻苦工作,人也随和,人缘挺好。一段时间相处我和俩同事处得最好,一个叫老明,一个叫老孙。俩人都大我几岁,老明是省城本地人,我和老孙则是外乡人,毕业后都留在省城工作。我们三都是单身汉,下班了经常一起吃过饭再回家,作为本地人,老明就负责带我们游街窜巷寻找美味小吃。

那晚我们三人喝了了不少酒,老明神秘兮兮的对我说:今晚哥哥带你去个有趣的地方,保准你流连忘返,其乐无穷。老孙认识老明的时间比我久,知道他的意思,便笑着答道:好久没去也该去一趟了,咱们带老林去见见世面。这趟去下来老林和我们就算同道中人了。我们称兄道弟,虽然我年纪小,他们也叫我老林。看着他二人猥琐的笑容我立刻猜到了我们要去的地方不是荤桑拿就是挂着红灯。虽然我从没去过那些地方,但是和女朋友分手也有一段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了,心里了无牵挂,去就去呗,推辞扭捏还让这俩哥哥小看了我。

我三人打车来到一家KTV,从外面看来和寻常的没什么不同。我第一次来,做贼心虚,看了看左右有没有熟人,然后才低头跨进了大门。老明带着我们来到前台咨询包房。这时一个穿着西服经理模样的人迎上来招待我们,还掏出盒红塔山分发。老明介绍道:「这是我好兄弟老皮,在这里当领班。这是我同事老林。」老皮笑着和我握了手算是彼此认识。老明只介绍我而不介绍老孙,看来他俩都是这儿的常客,之前就认识。老皮给我们开了个包间,进去一看就是个普通的KTV,大沙发,大屏幕,大茶几,没什么特殊之处。老明是麦霸,唱得一手好歌,进门就不停地点歌开唱,我和老孙则划拳喝着劣质的兑了苏打水的洋酒。酒过三巡,我正觉得无聊,老孙看出了我的心思,嘿嘿一笑:老林,别急,你得让老皮准备准备。快了,好戏马上上演。就在这时,包间的门被推开了。

老皮率先进来,后面跟了一排妹子,跟着老皮鱼贯而入,我默默一数,足足有八个。老明也不唱了,放起劲爆的舞曲。姑娘们一字排开,站在眼前,把本身不甚宽敞的包间挤的满满当当。老皮发话了:「给老板们问好。」姑娘们双手抱肚,微微鞠躬动作整齐划一:「欢迎各位老板光临XXXKTV,祝各位老板玩的开心。」我看看这些姑娘,都统一穿着赛车场上摇旗女郎的衣服,黑白格子配上红色的露脐大V领衬衣和包臀裙,裙下有黑丝袜,脚踏黑色漆皮高筒靴。这些姑娘都化着浓浓的妆,甚至都看不出本来的模样。这其实是一个相对低级的会所,我三人毕竟经济实力有限,无奈也只能来这等中下档次的地方。这时姑娘们依次每人走上前一步挨个介绍:我叫雅雅来自四川广元…我叫琳琳来自大连…我叫婷婷来自湖南长沙……乖乖,这姑娘们还全来自五湖四海,还没有重地的。这时一个姑娘介绍了「我叫蕊蕊,来自XXXXXX。」我一听,哟,还有个老乡啊,一看她,同样是厚厚的粉饰覆盖了样貌。但看她体态婀娜,脸上也挂着淡淡笑意,第一感觉还挺不错。姑娘们介绍完,老明对我说:老林你第一次来,哥哥们让你先挑。老皮也接话:林哥看看喜欢哪个姑娘,别让明哥抢了先手。我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心头确实也有点紧张,姑娘们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我这里,我吞了口口水扫了一眼,各个浓妆艳抹,白生生的,除了体态感觉都一模一样。这时我发现唯独那个叫蕊蕊的我的老乡低着头,这时老明催我了,老林,赶紧的,挑一个,春宵苦短,早一刻选好早一刻逍遥。好吧,我就指了那个我的老乡。老皮确认了一下:「是要蕊蕊吗?」我点了点头,蕊蕊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去,朝我鞠了一躬,走到我的身边坐下,突然扭过头在我耳边说了句:「你神经病!选我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吗?你变态啊?」嘿,我招谁惹谁了我,居然刚刚坐下就骂上了,我看了这个姑娘一眼,咿?有点眼熟。但是左思右想就是想不起来。抱着一脑子的疑问,我本打算问她个究竟。这时只见老明来到剩下的七个姑娘跟前,摸摸这个奶子,捏捏那个腰杆,摇了摇头对老皮说:「老皮,我们老交情了,怎么给选了些这种货色呀?换一批换一批,赶紧的。」老明是此道高手,平时在公司里也是出了名的爱和女员工打情骂俏,动手动脚。要不是工作能力强经验老道,我估计他早就被老板给开了。老明这么当面一说无疑是拂了老皮和那几个姑娘的面子,老皮呵呵一笑:「你小子眼界高了嘛,想当初是个女的你就要。今天周末,你们来的晚,包间都是我给你争取的,姑娘也只剩下这几个了,实在没办法,将就一下吧,改天早来,兄弟给你留着好的。」听老皮这么一说,老明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手摸着下巴对我说道:「你小子是第一次来?眼光这么好,把奶子最大的给挑了,哥哥刚才不该让你先挑啊,失策,失策啊。」我挑的这个胸很大么?我怎么没注意?我下意识的看看了蕊蕊的奶子,都还没看清她一肘子顶了过来,正打在我腰上:「你个变态,你看什么看?」我越发奇怪了,还好这蕊蕊遇到的是我,整一个雏儿,要是对老明这样的老手下手肯定得吃不了兜着走。这时老明也挑好了姑娘,挑了一个胸大的,就是第一个介绍的雅雅,而老孙平时一向喜欢胖美人,已经揽住一个胖姑娘坐在她的怀里。老皮也带着剩下的姑娘出去了,啪,房门一声响,包间里只剩下我们六人。

我扭头看着蕊蕊,闻到:「姑娘你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呀?又骂又打的,我花钱来寻开心不是来给你出气的。」「寻开心?哼…林XX,你小子胆子大了,学坏了,居然来这种地方。我当年倒是小瞧了你。」嗯?我大吃一惊,她知道我的名字,我看她眼熟,但是不知道何时认识这么一个人。我扭头一看老明和老孙,二人已经开始对姑娘上下其手了,老明正把手伸进雅雅姑娘衣裳里大力揉捏,老孙则被那胖姑娘灌了一杯酒。我本想寻求他二人帮忙,看他们不亦乐乎,我也没有开口。我转过头来问道:「你是谁?怎么会认识我?」「你个死变态,居然选我!居然选我!老同学在这种地方见面已经很尴尬了,你还让我来陪酒。亏你下得去手。」老同学?我仔细看看她的脸庞,在记忆里努力搜索,忽然脑海中跳出一个名字。「是你!奶牛!X银蕊?」我脱口而出。蕊蕊又开始拿肘子撞我,「叫你装蒜,叫你装蒜,还奶牛呢!这算什么事儿嘛,明明记得人家,老同学你都下手。」我擦咧,还真是她。这下我真的开始尴尬了,比刚才捂着脸进KTV时候还尴尬。「真是你啊,我刚才真的真的没认出来。你别误会,我不是认出你故意选你的。只是看着你面善又是老乡,第一次来怕放不开,所以想选一个老乡。仅此而已。」我惊慌失措的解释起来,这真是无巧不成书,第一次来玩点荤的就遇到老同学,而且卖的不羞不愧,我来买的反而面红耳赤不知所措。蕊蕊听完我的解释又抬起手掌在我的背上拍打:「你的意思是只想选个老乡,那么就是说我不如她们漂亮啰?」切,我怎么和这个女人解释嘛。

这时老明叫了起来:「老孙你看,老林还说第一次来呢,不仅挑姑娘有眼力而且这么一会儿就打的如此火热,要不是哥几个知根知底,我才不信你是头一回来呢。哈哈哈。老林果然和我们是同道中人啊。」我心里这个尴尬啊,站起身来坐到他俩身边,一把把他们拉过来低声说到:「哥哥们,撞鬼了,这姑娘是我高中同学。」「啊?」老明高喊了一声:「你说那大奶妹子是你同学?」这下可被另外两个姑娘听到了,都扭头看着蕊蕊,捂住嘴巴哧哧笑了起来,蕊蕊也还以颜色瞪了她们一眼。「要不,要不咱们换一家?」我提议道。「别啊,钱都付了,走了也不退,不能吃这个亏。」老孙否定了我的提议。老明接着说到:「是啊。走了多不划算,要不这样,你怕尴尬,那咱俩换换?我第一眼就看中她那对奶子。」「换?不太好吧?」老孙也接口道:「你也看见刚才剩下的那些个女的没什么好货色了,你选这个蕊蕊明显比另外那些高一档次,你重新点一个还不如这个呢,你第一次来这里碰到老同学也是缘分,你们熟人好下手,难说最后她给你插一炮还不收你过夜费呢?哈哈哈。」他俩这是打算看好戏了。我想:和老明换?不行,这样还不是在同一个包房里,照样尴尬。重新点一个?这样感觉我做贼心虚。也等于当面扇人家蕊蕊的耳光。算了算了,我说道:「哥哥们自己开心玩,我想办法搞定,你们不用管我了。」

我回来到蕊蕊身边坐下,双手抱胸,咱们是老同学不假,在这种地方遇到了也确实尴尬,心想大不了我今天不碰你,就只聊聊天当作老朋友叙旧吧。我和她正式打了招呼,又像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交换了彼此的电话号码,我就找不到话头了。蕊蕊见我没有动作,也没觉得刚才过分了一些,便给我们一人倒了一杯酒,递给我,说道:「先不说其他,咱们老同学见面,先喝一杯。」说完一饮而尽。我也一口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蕊蕊接过杯子重新摆好,笑嘻嘻的问我:「刚才打疼你啦?不会就生气了吧?」「没有,只不过我真是没认出你,才选了你的。」「好啦好啦,我相信你啦。」蕊蕊倒满酒杯继续说道:「话说真想不到啊,你个当年的乖学生居然会来到这个地方。」「有什么奇怪的,都是成年人了,没有家庭以前出来乐乐不过分吧。再说你不也在这……在这……」我吐了吐舌头,知道我说错话了,这不等于说连她自己也是在这里卖没资格说我么?

记忆中蕊蕊当时和我们一起上的高中,经常逃学旷课,很让学校头疼。那个年纪女生发育比男生早,蕊蕊的胸脯在全班女生中是最大的,男生送她外号奶牛。在我们老家那种小地方蕊蕊长的算是比较漂亮了,性格又比较泼辣,班里的女生在她那对大胸脯面前都有点自卑,所以都看她都不怎么顺眼,她也就没几个朋友,女生都暗地叫她野马,意思是谁都可以骑。但是蕊蕊的那对奶子很受情窦初开的男生追捧,体育课该她跑步跳高的时候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蹲守在球场边看她的胸脯上下跳跃,当时情形何其壮观雄伟,其他班级的男生也会跑来围观,场面曾一度伴随着不断响起的口哨声而失控。不知有多少男生在夜深人静的被窝里,幻想着蕊蕊的身体摇晃着床铺。后来高二结束蕊蕊就退学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原因。一些讨厌她的女生说:她在外面好了个社会上的男人,怀了孩子,只好赶紧退学。另一些号称做过周密调查的蕊蕊的男粉丝则捶胸顿足:老子们没机会了,奶牛她家人把她嫁人了,以后体育课老子们再也看不到奶牛跑步甩奶子了。一时之间,众多男生失落不已,女生们则好似少了个敌人,走路都敢挺起胸膛,都希望以后体育课被围观的人变成自己。后来高三,学业加重,渐渐的人们也淡忘了曾经有一个叫奶牛又叫野马的女生,包括我,直到今天我遇到了她才想起曾经有这么一个同学。

我自知失言,举起酒杯一口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算是谢罪。蕊蕊也不在意,问我:你这么个好学生肯定考上大学了吧?现在在省城工作吗?嗯,我点了点头,一指指那边两人说道:「那两位都是我的同事也是好朋友。」扭头一看,那二人已经和自己的姑娘粘在一起了,雅雅坐在老明双腿上,老明手绕到胸前不停揉捏她的奶子,老孙那个重口味家伙则在揉捏着那个胖姑娘肚子上的软肉。我老脸一红,刚刚还说你们是我好朋友呢,长点脸行不行,一个个这么没出息。蕊蕊也看到了他们的模样,似乎司空见惯,毫不在意。后来半天没了言语,蕊蕊说道:「你有什么要问我的么?」我来之前已经喝了不少白酒了,又喝下几杯洋酒,头已经是晕乎乎的,我也没管那么多,就开了口:「这些年你在做什么?为什么会,会在这里?」蕊蕊对我的问题也不以为意,笑了笑开始给我讲了这几年她的经历,原来那时候退学并不是怀孕嫁人,而是蕊蕊的母亲车祸瘫痪了,她小时候爸爸就抛弃她们母女离家走了,单亲家庭的孩子一直比较叛逆,所以也没认真上学。后来母亲出事,她便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脆退了学来省城打工,但自己高中都没毕业,什么都不会,母亲的医药费全要靠她挣,所以她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这一行,几年下来辗转多地,最近来到了这个中下档次的KTV作陪酒女郎。听完她的故事,我没想到竟是这番曲折。我问到:「伯母还好吗?」靠,我这还算一个合格的混夜场的么?居然问候起来人家母亲来了。要是不知情的人看到这番情景,一定要多奇怪有多奇怪。「去年冬天就走了,突发中风。」听这么一说,我恨不得扇自己一下,今晚怎么老是说错话呀。蕊蕊也不在意:「那也许对她是种解脱吧。」气氛一下被我搞的沉寂了。

就在这时候,老明大喊了一声:「老林啊,你俩咋不喝酒呀,人家说老乡见老乡,脱开裤子来一枪,你们怎么一点都不亲热呀。来来来,满上满上,喝一杯。」我和蕊蕊端起酒杯一碰准备要喝,又被老明喊住:「怎么和大老爷们喝酒一样没劲啊,老林啊,你喂给蕊蕊,蕊蕊你也喂给我弟兄,他第一次来可不能怠慢了他。」我闻言也不知如何是好,蕊蕊说,没事的不就是喂酒么,来吧。我笨拙的端起酒杯,像喂病人喝药一般把酒杯递到她的唇边,蕊蕊仰着头喝了下去,我倒的太猛,些许琥珀色的酒顺着她的脖子流到了胸脯,顺着乳沟流了进深处。我喂完该蕊蕊了,只见她大方的迈开双腿,骑在我的腿上,左手揽住我的后颈,示意我仰起头,然后把酒杯缓缓倾斜喂我喝下,洒出了几滴酒顺着我的嘴角流了下来,她伸出舌头帮我一口气舔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感受着雀舌在我唇角滑动,而蕊蕊的酥胸也顶着我的胸膛,我的下体瞬间有了反映,蕊蕊也感受到了我的变化,微微一笑看着我,双手却还搂着我的后颈。「好好,蕊蕊姑娘有一手啊,对老同学这么亲切羡慕死我啦,来咱们再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一杯。」在老明的吆喝下我们六人又共同喝了一杯。

蕊蕊也没从我身上下去,我也不好说什么。蕊蕊贴着我的耳朵悄声说:「老皮在门外看着呢,要是我们表现不好,客户不高兴是要被扣钱的。」我一看,门上确实有个人影贴着玻璃往里面看。「自己花了钱,图个开心,你也就当帮我一次吧。」说完拉起我的手按着她上她的酥胸,然后她就骑在我的身上随着音乐舞动起来。我双手虽然没用劲,但是随着她的舞动,我也感受到了那对大奶子在我手中沉甸甸软乎乎的质感,而她的下体紧紧隔着一条内裤和丝袜与我的下体不断的摩擦。靠,在酒精的作用下,这种场面,这种刺激,也太淫荡了,我有些受不了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双手开始用力,揉捏起了蕊蕊的酥胸,又绵软又温暖。这种待遇要是放在高中时候不知道要羡慕死多少男生。当年我虽然没有当面去围观过奶牛跑步甩奶子,不过夜里也是幻想过她奶子的样子。现在终于握在手中,头晕乎乎的感觉如梦如幻。

一曲终了,我看看门外对蕊蕊说:「老皮已经走啦。」「你就这么嫌我想要我下来,是不是?」「不是不是,我是怕你尴尬。」「老娘我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这行这么久,早就不知道什么是尴尬了。今晚你听我指挥就行。」说完也不从我身上下去,转身在茶几上倒了几杯酒。又和刚才一样给我喂了一杯,之后自己连饮三杯。我心里有些奇怪,陪酒女郎应该是不停的给客户劝酒,自己不喝保持清醒,来增加酒水的销量么。怎么她自己喝了起来?我一看另外两个姑娘,她们也摸不着头脑看着蕊蕊。

我心里猜测:估计是我那几句不适合的话让她想起了母亲,想起了自己这几年的心酸生活,暗自神伤,借酒浇愁。这么一来我心理好不愧疚,正要劝她少喝点酒。 就在这时包房暗了下来,房顶的彩灯开始闪烁。音响响起了劲爆的DJ舞曲,大屏幕上外国脱衣舞女裸着上身狂野舞动。隔壁几个包房也传来了男人的欢呼声,看来这是这家KTV准时统一开始的节目。老明看着我扯着嗓门喊道:「老林,正式节目开始了,刚才都是小打小闹,你开眼界的时候到了,准备一下开始疯狂吧。」前半句我听懂了,这音乐标志着今晚高潮到来,但是后半句,准备?准备什么?我不明白。音乐响起的时候,三个姑娘就象听到命令的士兵一般来到茶几前的空地开始热舞,边跳边脱衣服。老明和老孙也匆匆脱掉衣服,只穿一条大裤衩,跳入舞池。我靠,原来让我准备是让我脱衣服啊,这家店的招牌节目原来是和陪酒跳脱衣贴身舞!再看看那三姑娘,都已经解下了胸罩,雅雅动作最快,裙子已经退去。老明满身排骨像只精瘦的的猴子,去撕扯雅雅的丝袜。老孙挺着个大肚子,一把从后面搂住胖姑娘去摸她的小肚子。这时就我一个人呆立原地,毕竟第一次来这地方,就算喝了不少酒也羞于在这么多人面前脱掉衣服啊。蕊蕊这时已经脱掉了衣服和裙子,只有黑色丝袜和高筒靴还在,隐约还能看到里面白色的内裤。她左手横放与胸前遮住了奶头,但是硕大乳房的轮廓还是尽收眼底,她跑到我的身边用右手拉住我说到:「想害我被扣钱么?快点,说好的今晚听我指挥。」我看着她的奶子轮廓,奶牛这名字可是取对的太对了,果真是硕大无比,我鼻腔中热热的,不知道会不会真流鼻血。蕊蕊见我没有动作,双手并用来脱我的衣服,这样一来,整个奶子尽收眼底。我看着这对豪乳在我眼前晃动,我不由得又吞了吞口水,任由蕊蕊脱掉我的衣服。蕊蕊拉着只剩裤衩的我来到舞池,老明和老孙开始欢呼起来,不知是为了欢迎我彻底融入他俩的圈子还是为了蕊蕊硕大的奶子。蕊蕊把胸脯贴着我,开始扭动起身子,那对豪乳就这么紧紧的贴着我的胸膛,温暖而又柔软,好不舒服。她双手抚摸着我的后背,然后又顺着腰滑到我的臀部,稍稍左右用力示意我不要傻站着,要我和她舞动起来。

我笨拙的扭动着身体,估计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看看那俩哥哥,跳的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但是配合着姑娘正扭的相当起劲,他们和自己的姑娘贴在一起,正在热吻,手则在乳房,屁股上不停揉捏。蕊蕊和我贴身跳了一会,也抓住我的手掌放在她的酥胸上,然后双手围拢放在我的后颈,拉低我的头,一口贴了上来开始和我热吻起来。而她的下身则在不停舞动,我比她高不少,这样的姿势我勃起的小弟正好顶到了她的小腹。原来她们的服务也是有流程的,这些步骤都是按照套路来的。蕊蕊把舌头伸到了我嘴巴的里面不停搅动,我被她挑逗得情欲大盛,紧紧抓住她的奶子,开始用手指开始揉捏她的乳头。在我的拨弄下,蕊蕊也开始呻吟起来,叫声不断着刺激着我的脑神经。这时蕊蕊抽回舌头在我耳边说:「来撕我的丝袜。」说完转身背对着我摆出武术中马步的动作,丰臀贴着我的下身不停舞动。我这才明白刚才老明去撕雅雅的丝袜也是节目的一部分。今晚已经让蕊蕊想起旧事不开心了,不能再害她被扣钱了,我也答应了今晚听她的指挥。于是一把拍上蕊蕊的屁股,好好抚摸揉捏了一番,然后双手一用力,唰的一声,把她的黑丝从腰到臀的位置撕开了一个大口子,蕊蕊的整个丰臀崭露无遗。白色的丁字裤紧紧的卡在臀缝之中。撕扯女人丝袜我还是头一次,真的是极大满足了男人心底的征服欲和兽欲,怪不得这家店生意这么火,这节目安排完全抓住了男人心底最原始的欲望。我这时已经完全放下了道德感,害羞内向早已抛到天边,也忘记了眼前拥有这雪白丰臀的是我的老同学。我开始揉捏起了她的屁股,拉起丁字裤的带子又突然松手,裤子啪的弹回蕊蕊的腰间。蕊蕊似乎没料到我突然间大胆的举动,扭头看了我一眼。说道:「继续撕,把袜子都撕掉。」我弯下腰把脸贴在蕊蕊的臀部,双手伸向她腿上的丝袜。凭着感觉撕掉了整条丝袜,我站起身,把丝袜举过头顶转圈着挥舞起来。老明和老孙也欢呼起来,我一松手,丝袜飞了出去。老明跳起来一把抓住,送到鼻前深深的嗅了嗅。而我则继续在蕊蕊臀部的两侧揉捏,把下体对准臀缝上下摩擦。蕊蕊还在跳着电臀舞,我们就这样一起扭动,完全做着后入式的做爱动作,只不过隔了薄薄的内裤而已。不一会儿蕊蕊离开我的的身体,来到沙发抓起自己的衣服,然后又跑回舞池,一下迎面跳到我的身上,我一把包住她,她把双腿紧紧缠在我的腰间,双手搂住我的后背在我耳边说:「去卫生间。」此刻我知道了蕊蕊的意思,自己也是欲火中烧,抱起蕊蕊来到卫生间推门而入。

卫生间很窄,我俩进入后,外面的音乐被阻隔了许多。蕊蕊也不说话,从我身上跳下,一把扯下我的内裤。我的阴茎已经高高翘起,蕊蕊一把握住阴茎中段来回套动。嘴巴还在不停亲吻我的脖颈。我被弄的性欲大起,阴茎又涨大了少许。蕊蕊蹲下身子一口含住龟头,身子不停的前后晃动。我受不住这样的刺激,身子后仰靠在了墙上,就这么享受着她给我口交。她的技巧相当熟练,右手紧紧捏住阴茎根部,使其最大限度的充血涨大,而左手则轻柔的揉捏着我的蛋蛋。嘴巴紧紧的咂住冠状沟,舌头在马眼舔舐,这是我感受过最刺激的口交。蕊蕊松开了嘴巴我看到我整个龟头已经充血而发红,似乎比平常还要大一些。蕊蕊伸出舌尖,抵了抵我的马眼,虽然我已经口交过无数次了,但是还是头一次被舔马眼,她左手捏住龟头,马眼稍稍张开了一些,便用舌头轻轻地在马眼的缝隙中舔舐。那种感觉和口交毒龙的快感大不相同,会有一种酸胀发麻的感觉。那种感觉好像是憋尿时发胀的感觉但是又有所不同,感觉你想要将精液喷射而出但是被捏住了根部,又堵住了出口,不得宣泄。这种感觉又酸又胀,我难以忍受,一把推开了她的肩膀。蕊蕊似乎知道我会是这样的反映,丝毫不以为意。她从拿进来的衣服中取出一个安全套递给我,然后自己转过身,躬下腰,单手扶墙,另一只手褪去了内裤,将整个阴臀对准了我,用手稍稍分开两瓣阴唇,露出里面的幽谷。屁股还在左右晃动,引诱我下一步动作。我不是傻子,有逼不日(淫色淫色4567Q.COM),罚款五十。见到这种情形赶紧带上套子,一口气插入了蕊蕊的阴道。至于她外阴的颜色,形状,阴毛的多少,对不起,实在喝多了,统统记不得了。但是蕊蕊阴道的紧致和温润我还记得,我以为风尘女子应该天天做爱,阴道想必早已松弛,谁料想居然这么紧致。刚才的贴身舞已经勾起了蕊蕊的欲望,她的阴道也已经是蜜汁润泽,滑腻不已。我一入到底,蕊蕊啊了一声,翘起了屁股。阴道壁的皱褶纹路都感觉得清清楚楚,我拿起套子的壳子一看:是口交套!比一般避孕套更薄,怪不得阴茎感觉如此细腻真实。我双手扶着蕊蕊的丰臀不停的抽插,她也随着我的节奏迎合着我的冲击。小小的卫生间里充斥着蕊蕊的叫声和我沉重的呼吸。左侧盥洗台的镜子把我俩的身体映入镜中,蕊蕊的奶子向下呈吊钟形状,乳头已经是突了出来,随着我的冲击正在前后甩动。我就这么一下又一下,没有九浅一深,没有九曲一回,只有粗暴简单的抽插。可能插了七八分钟,蕊蕊喘着粗气,回头问我:「还不想射吗?时间差不多了,赶紧射吧。」我听从她的吩咐加速抽插起来,蕊蕊的呼喊也更加急促,一声接一声没有间隔。这时感觉龟头一涨,马眼一酸,精液喷薄而出。蕊蕊也歇斯底里的叫了起来,一发入魂。平时多种多样的性爱,各种姿势各种抽插,有的时候却没有最简单粗暴的直接抽插来的畅快。

这一番折腾我俩已经是大汗淋漓。蕊蕊起身穿起裤子,披上衬衣。我也去掉套子拿纸巾擦拭了一番。这时我才发现外面的音乐不知何时已经停止。我俩推门而出。老明已经穿好衣服站在卫生间门口。「快快,哥要上厕所。」他嘴上那么说,但我总觉得他刚才肯定是在趴门偷听,老明冲进了卫生间。我一看老孙也已经穿戴整齐,另外两个姑娘也穿好了,只不过相比来时少了丝袜,显然几人就在等我和蕊蕊了。蕊蕊捂着下身,回到沙发,背对着我们开始穿衣。老孙一把把我拉过去小声说:「酒水钱哥哥们付了,这小费可得你自己来。」「那是必须的,我,我该给多少?」「我和老明给了300,你遇到老熟人,这有点尴尬,你自己看着给吧。待蕊蕊穿戴整齐,我递给她了500。蕊蕊微微一笑,」你给我150就成,那些是我要交给老皮的。「我一听她是不想要我小费:」连忙说那怎么行,不能让你白忙活一晚。「」你别傻了,怎么会白忙呢,你们酒水我还有提成呢。不用了150就行。「她执意不收无奈我只好给了她150元。

老明出来了:「哥几个,走吧,都快三点了,困死了。」哟,都这个点了,确实不早了,我们6人来到门口。只见好多包间灯已经熄了,看来人也走的差不多了。老皮站在门口,走廊两边站满了姑娘,有将近40来人,正双手抱肚靠墙而立。蕊蕊和另外俩姑娘也站到了队伍里。老皮一个手势,姑娘们整齐划一,弯腰鞠躬:「感谢老板光临,期待您的下次赏光。」老皮则伸手引路,引我们下楼。快到电梯了,我回头看了一眼蕊蕊,她本来低着头,这时抬起头来和我对视一眼,微微一笑,朝我挥了挥手,我也笑笑当作告别便和他们走进电梯。老皮送我们三人来到门口,给我们打了个车,挥手送别后就进去了。

我还在回味刚才卫生间里的旖旎春光,老明碰了我一肘子说道:「你小子不错嘛,白白打了一炮,我在卫生间外都听到了。运气不错呀。」老孙也来接话:「是啊,你家小子头次来就日(淫色淫色4567Q.COM)了个大美人。」我一听觉得不对问到:「你们呢?」老明解释到:「这家店的姑娘本身是不和客人做的。你俩进卫生间以后,那俩姑娘给我们口爆了一发。」原来如此,卖口不卖身啊!怪不得带的是口交套,「所以啊,那蕊蕊也算有情有义,你小子知足吧。」我半天说不出话来,突然想起一件事便问老明:「老明,我们消费了多少酒水钱,那些陪酒姑娘能提成多少?」老明听我一说,愣了一下:「酒水?酒水钱都是KTV老板收,姑娘的收入只有小费。我们一般是给300,她们还要交一半给店里。这些姑娘也不容易,一般一批客人能玩3个多小时,她们运气好的一晚最多也只能接两批客,运气差没人选的这一晚就算是白来。」我一听明白了,蕊蕊根本没有收我一分钱,我按开手机,看看蕊蕊给我留的号码心里感慨万分。

后来工作调动,我到了其他部门,下班时间比老明老孙晚的多,我们也很少再和以前那样在一起吃饭。后来我们去了一次那家KTV但是没有见到蕊蕊,听老皮说她已经没在这里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后来蕊蕊开始用微信,我和她一聊才知道她处了个对象,在数码广场卖相机,她去他的店里帮忙,算是彻底的离开了这个行当。我心里也为她高兴,那疯狂的一晚就留在心底,成为彼此的秘密吧。

第四回完。那晚上喝了不少酒,回到家以后也是倒头就睡,很多记忆都是第二天酒醒才回想起来的,断断续续,所以很多细节描写不如前几回清楚细腻。请诸君多多包含。附上一张蕊蕊在朋友圈发的自拍,为保护隐私,我会遮住脸,大家可以看看她巨大的奶子轮廓。谢谢诸君的阅读,喜欢我的作品的请给我点个红心,也可以给我留言提出宝贵意见。谢谢。还有下作,敬请期待。


上一篇:都市男女9作者我1积极
下一篇:燃烧的熟女之路一个男人的成长史三作者蛮干